要聞
Home / 人物專訪 / 專訪導演 Rian Johnson──掌握電影《The Last Jedi》命運的人

專訪導演 Rian Johnson──掌握電影《The Last Jedi》命運的人

導演 Rian Johnson 攝於美國電影工作室 Skywalker Ranch

.
外媒 New York Times 邀請了電影 《Star Wars: Episode VIII The Last Jedi》導演 Rian Johnson接受訪問,以問答形式暢談電影 EP VIII 暫時有限的內容。

經典三部曲(EP IV – EP VI)對你有多重要?

星戰電影是我的一切。作為一個小孩,你必須看星戰電影一次或兩次,而當你在後院跟玩具一起玩的時候,那是你第一次對你自己的內心說故事。我第一次坐進Millennium Falcon時,我情緒是相當高漲的,因為那是每位小孩都擁有的玩具;突然之間,你置身其中,那是一個相當不現實的衝動。

當你知道會執導及撰寫新一部星戰電影時,你的心情是怎樣的呢?

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。當Kathy Kennedy接管了Lucasfilm後,我跟她有過數次的會議,我完全沒想過我有獲勝的希望,因為我假定這星球上所有的導演都想執導星戰電影。

它就像一枚炸彈掉下來,然後彈在我身上。我突然意識到:「哦!會議時談及的內容就是這個了。 」我沒有試圖隱藏我被嚇倒的事實, 但我也曾說過:「我能考慮一下嗎?」

為什麼猶豫?

在電影《Looper》後,有電影特許經營商接觸我,我已習慣了一一拒絕他們。我知道這決定對我意義重大,同時我能想出最壞的事情,就是製作星戰電影糟糕的經歷。

你覺得Kennedy女士曾驚訝你不立即接受導演一職嗎?

我覺得她有些困惑。接下來的幾天,我睡不著了, 我以為我要寫一個利與弊的清單,但事實是,這更像來自內心的決定,沒有任何理由使我拒絕這個邀請。

有多少電影 EP VIII 的故事是由你決定?或來自電影 EP VII? 或來自Lucasfilm的命令?

牆上有一張大地圖,寫著整個故事的佈局,而實情上,這根本未完整。我基本上被給予了 EP VII 的劇本,我看到了J. J. 的工作日誌,事情做起來就像尋找前進的方向,這感覺的太棒了。

所以沒有人告訴你,你的電影必須包含某些情節,或是某些故事劇情以達致某個結局?

沒有那樣的事, 這是三部曲中的第二部電影, 第一部電影帶來故事人物,第二部電影必須把故事挖深一點、挑戰角色們。 我希望電影是一個完整的故事,而不是以疑問和未完成作為結尾。

你從電影 EP VII中獲取了什麼靈感?

Rey和Kylo差不多是主角。 這不是那種「Kylo是新一代Vader」的觀念。在經典三部曲中,Vader是父親,他是你害怕的人,同時也是你渴望得到認同的人。 而Kylo代表憤怒、反叛,有時代表正常合理、有時代表離開父母的慾望。 這是我最喜歡的引子:未變壞的壞人,因為你可以真正看到他們的弱點。

Rey 與 Luke Skywalker

.
電影 EP VII 留給你很多重要但未回答的問題:誰是Rey的父母? 為什麼Luke流放自己? 誰是神秘的惡勢力,是最高領袖Snoke? 在執導電影 EP VIII時,你有義務諮詢J. J. 這些答案嗎?

如果我有問題──你認為那會是什麼問題? 你的想法又是什麼?──我可以隨時問他,但這些問題只能指出角色的需要及他們為什麼在這裡。

以誰是Rey 的父母為例,如果你手上有足夠的資料,你會發現:「唷﹗就是這樣!」誰真正關心這個答案呢?我知道很多人關心這個問題,這是有趣的問題,但不影響其他問題的答案。

角色們在想:「我在這世界的位置是什麼? 我從哪裡來? 我屬於哪裡?」我明白這些問題對角色的重要性,我們可以善用這些問題和答案來產生對角色最大的影響。

你必須給Luke Skywalker第一句對白──在新的三部曲中第一句對話。

這是我不得不處理的第一件事。為什麼他在那個島上? 我沒有任何答案。但是,這不可以隨意選擇, 我思維跟著Luke Skywalker一起成長,想像他是誰。它引導你走到一個非常具體的方向,我知道他沒有躲在島上,他不是一個懦夫,他在那裡必然有一個理由。

你正尋找一條向前的路,但最終的選擇比你想像中的少。

你自小已經是星戰粉絲,你害怕長時間跟Mark Hamill和Carrie Fisher等星戰巨星合作嗎?

花了一段時間,我才可以跟 Mark 坐在同一張桌超過3秒鐘,試想想,我正和Luke Skywalker談話。而Carrie,我們很快就能以作家的身份交流,她說出她的想法。兩個人的處境相近,他們的生活與各自飾演的角色怪異地綁在一起。

你放下一個劇本,跟他們解釋情況就是這樣,這不是一個討論。在拍攝過程中,他們是如此的投入並信任著我,即使他們不太同意我對他們角色的處理手法,但他們仍相信我,我對此真的很感動。

Kylo Ren (Ben Solo) ,同時是 Han Solo 及 Leia 之子

.
拍攝完畢後不久,Carrie 便離開了我們, 你是如何承受這個悲劇? 你覺得你要為此改變電影嗎?

當她去世時,我們正深入後期製作的階段;事情告一段落後,我們回到紐約的工作室,那一刻真的很難受。我們重溫了她所有的場景,我感覺非常強烈──不會嘗試改變她的演出,於是我們決定不調整她在這部電影任何事。

在情感上,這無助重構任何事,她已經走了。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,場景上充滿情感的共鳴和含意,特別是現在,她在這部電影的演出是美麗而完整。

你和Colin Trevorrow的工作關係如何?(訪問時,Colin仍然是電影 EP IX 的導演)

這與 J. J. 的情況十分相似,我已經交出了前進的軌跡,而另一位故事員正準備迎接。我已經準備好,他對我提出問題,而我將坐在觀眾席的後排,看他如何打造結局。

電影標題《The Last Jedi》有什麼意思嗎?

這對應電影 EP VII 《The Force Awakens》的開頭,Luke Skywalker是最後一個絕地武士。電影總是有未填滿的空間,一切也是從某一個角度出發,當進入我們的故事時,他就是真正的最後絕地武士。因為未知的原因,他流放了自己,獨自一人在島上。

於電影初版預告片有一句對白:「是時候讓絕地武士…終結…」,那是 Luke說的嗎?

那是他,對白聽起來很可怕,這正是我們要發掘的東西。 電影的核心是Luke和Rey。故事本身有提及所有角色,但真正本質是他們二人的發展。Luke對「絕地武士」應持怎樣的態度?

Han Solo 會以絕地英靈姿態現身嗎?

Han Solo 是絕地英靈姿,明顯地,而 Jar Jar 就是 Snoke,我掉下的一切都是黃金。(導演胡亂地答,大家可無視)

About Man Kam

居住於香港的星戰毒男,沉迷於科幻及文字世界。夢想訪問George Lucas、一眾星戰導演及演員、參觀美國天行者牧場、提早退休寫書。

Check Also

Adam Driver 很認真飾演 Kylo Ren

Adam Driver 在星戰新三部曲中飾演新一代的奸角──Kylo Ren(Ben Solo),正如Alec Guinness(老年Obi-Wan)一樣,Adam Driver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