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聞
Home / 人物專訪 / Rogue One導演 Gareth Edwards 專訪──告訴你13件電影沒有告訴你的事

Rogue One導演 Gareth Edwards 專訪──告訴你13件電影沒有告訴你的事

201701_garethedwards-rogueone

首部星戰外傳電影《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》Gareth Edwards接受外媒Empire訪問,談及電影拍攝感受及一些隱藏的秘密。(備:為導演Gareth Edwards,訪問以第一身角度出發)

***以下內容含劇透,請斟酌閱讀***

1) 執導 Rogue One 好像回到了童年

星戰電影首次面世時,我只有兩歲,你跟載具 AT-AT、X-Wing 一起成長,你以為長大後的世界,那些科技會真實的存在。當你長大後,你會發現這只是一個電影說的謊言,同時你發現真實的生活是相當沈悶。

很多人問我:「能夠製作星戰電影是否一件很瘋狂的事?」

我會回答:「其實不是,最普通不過了。」

拍攝環境就好像我童年時看到的宣傳單張一樣,是非常糟糕生活。電影由製作到完成用了兩年的時間,我以一個不可思議的方式再次回到了正常的生活,感覺就像是在童年幻想中的世界中生活了兩年。

2) Rogue One 是唯一一部Edwards想執導的電影

老實說,我不知道星戰電影其後的發展計劃,但即使讓我再重新選擇,甚至是一個能執導三部曲的機會,我也會選擇執導 Rogue One。因為 Rogue One 連接了啓發我進入電影業的電影──EP IV。

201611_star-wars-opening-crawl

3) 在電影初期,傳統黃色字幕開頭是存在的

由 Gary Whitta 撰寫的第一稿中,星戰電影中傳統黃色字幕開頭是存在的,在「a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, far away…」中,我們把省略號加到了4個,而不是傳統的3個。

在拍攝前六個月的一個會議中,我們談到不採用傳統的黃色字幕作開頭,因為這部電影是外傳電影,不屬於三部曲內。

如果要我老實地回應,回答就是:「什麼?!我想要傳統的開頭。」

這本來是電影開頭其中一部份,是已經計劃好的一部份,最後我們還是放棄這個想法,因為看起來就像是趺落了三部曲的循環內,永遠不會完結,因此我們為了星戰電影而放棄了這個傳統。

201611_felicity-jones-gareth-edwards-rogue-one

4) 數個不同剪輯版本

我們確實有數個不同的剪輯版本,多做幾個版本的原因就是情況許可我們這樣做。那幾個版本都是十分捧的版本,我只有一次機會執導星戰電影,我希望自己不要製作出一部劣質的星戰電影。

有一些被剪走的場景是我個人要想的,但電影應有版本與我想要的版本有一點分歧,我們被賦予唯一的製作權,於是我們拿著的製作權作為藉口,去嘗試更多的可能性。

201701_Gold Leade

5) EP IV的存檔鏡頭

在早期參觀Skywalker Ranch行程中,他們告訴我有一些未被使用的電影 EP IV存檔鏡頭,而且未被仔細鑑賞過。

我大吃一驚,並要求他們讓我一一細閱,於是他們拿出所有有關 X-Wing 戰鬥機機師的存檔鏡頭給我看,由於年代久遠,那些鏡頭需要經過大量後期製作才能使用。

我真的很想有Gold Leader等人出現在我的電影裡,即使只是過場的一幕。而且我是以星戰粉絲身分去做這件事,我還在想有多少人會注意到。但在首映時,Gold Leader出場是其中一幕得到最多人歡呼,我確實感到飘飘然。

201701_Blue_milk

6) 很高興在電影中加入了藍色牛奶

我真的很喜愛「藍色牛奶」(EP IV中出現),當我30歲生日的時候,我去了Tunisia(北部非洲的國家)渡過生日,就在Luke的房子(前星戰拍攝場地,現在是旅遊景點),我點了一杯藍色的牛奶。

我們事前沒有準備加入這個,只是當拍攝時,剛好有一個玻璃杯在廚房,大家就提議:「不如弄一些藍色染料來,我們可以做藍色牛奶。」

原來的計劃,「藍色牛奶」的位置只是如經典三部曲一樣,以過場的形式出現,而不是在畫面的正中間。但我認為很難把它收藏起來,必須以一個十分致敬的形式出現。

201701_gareth-edwards

7) 導演客串了一角

我在電影中演出一角,在電影尾段,我不知是否應該說出來…(客串詳情

8) 想展現出 Darth Vader 不同的一面

我十分嫉妒 EP V 中Darth Vader,只是他的背面已經相當酷了,我想在我的電影也找到類似的東西。這個想法是在影像藝術家Chris Cunningham的音樂視頻中啓發出來,Vader是一個嚴重燒傷的人,當他不穿著他的服裝時,他一定會不感到不舒服。我喜歡這個展現出他脆弱的想法,Vader是一個大奸角,所以我試試展現出他的人性,令觀眾對他產生同情。

你看到那些疤痕,你會意識到他是一個截肢者,觀眾會被提醒他之前做過什麼,這點會把你撕裂。在各方面來說,Darth Vader(Anakin Skywalker)也是一個多方面的角色。

201701_peter-jackson-doctor-who

9) Peter Jackson 見證 Darth Vader 一幕的拍攝

當時我們身處 Pinewood Studios(著名製片廠),而 Peter Jackson(電影《魔戒電影三部曲》導演)也在同一個城市,我們就想是否應該叫他一起來,於是我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他:「Peter,我們正要拍攝 Darth Vader 的戲份,你要來嗎?」

他的回覆大約就是:「我半小時就到了!」時間一到他就出現了,當時正好是拍攝 Vader 在黑暗中出現並打開光劍。

將來無論我的職業生涯要做什麼,執導這一幕也是我莫大的榮譽。

rogue-one-cast-photo-d23-1024x682

10) Gareth Edwards 不相信在一部迪士尼電影中,要把所有角色殺死

在迪士尼電影傳統中,應該不會處死每一個角色…

在最初的版本中,主角們在劇本裡並沒有戰死沙場,因為我們自己先假設,我們不能這麼做,而電影公司也不會讓我們這麼做。所以我們試著朝這個方向前進,並且不讓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。但接著每個人看過劇本後,似乎都覺得『他們必須要死吧?』,接著大家又覺得『我們能這麼做嗎?』。雖然我們不認為會被允許這樣做,但凱薩琳甘迺迪(Katheleen Kennedy)及每一個迪士尼的人看過後,他們都認為行得通。而我推測這些角色必須要被賜死是因為他們並沒有出現在《星際大戰:曙光乍現》(Star Wars: A New Hope)中,於是在那之後我們就獲得了許可,但我還是一直在等著有人來問說,『可以再多拍一幕讓觀眾看到其實琴和卡西恩還活著的畫面嗎?或許他們在別的星球上之類的?』但是這件事並沒有發生,也沒有人來提醒什麼的,所以我們就這麼做了。

11) 預告片中出現的TIE fighter 沒有出現在電影裡?

在拍攝過程中,我們根據實際情況去提煉每一個鏡頭,有很多零碎的畫面在拍攝,有一些鏡頭最終沒有使用。而事實是是市場部門的同事十分喜歡那個畫面,並表示要放進預告片中。

「嗯,那個不在電影內的。」我告訴他們,可是他們不介意,更表示那正是市場部需要的,

還有很多零碎的小東西,最終沒有跟電影一起面世,我知道它們不在電影裡,可是它們的精神在電影裡。

201701_Grand Moff Tarkin

12) Grand Moff Tarki的演員Guy Henry模仿Peter Cushing演出的福爾摩斯

有一天,選角導演 Jina Jay給我一個片段,我記得我當時與一位監製一起。片段中的人是Guy Henry,他整個人的感覺很像Peter Cushing。

Guy Henry從英國電視上開始他的演藝生涯,他演出年輕的Sherlock Holmes,為了演出這個角色,他觀看了所有Peter Cushing演出Sherlock Holmes的電視劇(1968年電視劇),他試圖吸收他的性格並成為著名的模仿者,為此他整理了 Peter 大約 10年的資料。

片段播放後,我和監製互望,我們有共同的答案:我們找到他了。然後我們在一間餐館會面,我跟Peter 說:「你要演出一部電影,是一部非常大的製作,它名為《星球大戰》。但觀眾不會看到你的臉,實際上,你看起來完全是另一個人,你也不能透露給任何人。」

201701_Carrie Fisher

13) 電影 Rogue One 的對白跟 EP IV 關連

「希望。」由Leia說出最後的對白,這是一個 3D技術合成的畫面。

About Man Kam

居住於香港的星戰毒男,沉迷於科幻及文字世界。夢想訪問George Lucas、一眾星戰導演及演員、參觀美國天行者牧場、提早退休寫書。

Check Also

官方宣布製作天行者家族以外的星戰三部曲!

引述官網報導,EP VIII 導演兼編劇 Rian Johnson 將會製作、設計一個全新星戰三部曲電影,而故事線將不會涉及天行者家族,它將會以全新人物及故事發展。 官網消息指出,因為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