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king News

訪問電影Rogue One演員甄子丹先生──在電影上映前分享拍攝點滴及心情

201611_donnie-1

繼上年《星球大戰:原力覺醒》(Star Wars:The Force Awakens)成功掀起全球星戰熱潮,狂收超過20億美元票房,今年Lucasfilm即將推出《星球大戰》系列首部外傳電影《俠盜一號:星球大戰外傳》(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),全面擴展星戰電影的故事版圖!

為隆重其事,主角之一─飾演Chirrut Îmwe (智刃嚴)的甄子丹亮相於香港舉行的首個亞洲區記者會(Junket),期間更與由 Hong Kong Garrison of 501st Legion (帝國軍第伍零壹旅香港駐軍)派出的風暴兵(Stormtroopers)合照。記者會吸引近百間本港、中國內地、台灣及東南亞傳媒採訪。在專訪中,甄子丹向傳媒分享拍攝趣事及演繹Chirrut Îmwe (智刃嚴)的難忘經驗。

201611_donnie-2

(為方便閱讀,以下簡稱甄子丹先生為Donnie)

1) 演出Rogue One,相比起您之前演出的電影,例如《葉問》系列,有什麼不同呢?

Donnie:主要分別是電影種類、角色背景,但作為一個演員,無論任何電影,主要職責就是演活角色。

2) 在接受這個角色前,你自己有什麼考慮嗎?

Donnie:我當時沒有考慮太多,我唯一考慮是要離開家人五個月,這是否值得我離開呢?幸好我接受這個演出機會,我很榮幸、亦很滿足演出了這個角色。

▲由甄子丹先生飾演的Chirrut Îmwe (智刃嚴),深具靈性的高僧,相信世上萬事萬物都與原力連結。雙目失明的他,卻是位極為出色的鬥士,雖然沒有原力,卻能透過嚴厲的身心修練方法,把自己的戰鬥力量大大提升!

3) 角色Chirrut Îmwe有那些地方令你印象深刻呢?

Donnie:絕對是跟Force的連繫,其中一句對白「I fear nothing. All is as the Force wills it.」,我想任何演員也不會拒絕這個演出機會。

正式入劇組前幾個月,我看過劇本,原設定中Chirrut Îmwe不是一個盲人,我認為盲人更能突顯出這個角色,於是我便向劇組建議,增加這個角色的獨特性,後來他們認為我的提議十分好,便採用了我的意見。

4) 演出盲人角色有什麼挑戰?

Donnie:最大挑戰是我不能閉上眼睛去演出,但要演出一個盲人武者的神韻。 演出期間我配戴了一副特製的隱形眼鏡,蒙蔽雙眼演出盲人,視線雖然受阻,但我仍能清晰看到前方、測出距離,演出偽盲人之餘,要打出盲人動作是最困難地方。

5) 動作場面是您親自設計的嗎?

Donnie:拍攝期間,台前幕後會不時交流意見以達到最佳演出效果,大家肯定看過我的動作電影,遇上動作設計上的考慮、問題,自然會向我請教,我也樂於分享我的意見。所以大部分動作場面也由我主導,同時帶有我強烈的風格。

6) 你演出的角色如何連繫新舊星戰世界?

Donnie:首先Chirrut Îmwe是一位盲人,而Force是一種無形的力量,兩者都用心連繫世界。

7) 拍攝期間,有什麼經歷可以分享嗎?

Donnie:每一日也有新的體驗,星戰電影拍攝場景令我十分震撼,花費不菲打造了一個超巨大、超豪華的世界,1:1 X-Wing、1:1 Y-Wing、彷真度極高的物料,完全把演員帶入那個世界,你不可能不投入角色,不投入星戰世界。

8) 姜文早前透露了你演出的角色會死,這是真的嗎?

Donnie:哈哈,我不知道,你們去問他吧。為電影保留多一點神秘感吧。

9) 武術跟星戰電影如何連繫?

Donnie:星戰電影某程度是一部東方武俠片,一樣有自己的哲理、世界,我很容易就投入其中。在我而言,武術和Force也是一個無形的意念、力量,前者追求身心極限、後者追求心靈平衡。

10) 你認為覺得電影的風格如何?

Donnie:電影的風格是沉實且帶有戰爭風格,演員們每一日均要需化一個厚厚的妝,以營造出戰爭沉重的感覺,這也是導演Gareth Edwards要求的風格。

11) 加入星戰這個大家庭的心情是怎樣呢?

Donnie:受到更多人歡迎,特別是星戰迷,哈哈。但拍電影,最重要還是質量、角色、拍攝過程是否偷快,而我在電影生涯中又邁進了一步。

12) 星戰電影對你有什麼意義?

Donnie:首先星戰電影是我童年回憶,我的孩子們也喜歡星球大戰;其次是作為一位中國演員、香港演員,能夠在星戰這一部科幻巨著中,擔當有重要對白的角色,感覺非常有滿足感。

13) 你共簽了多少部星戰電影呢?

Donnie:哈哈,這點我更加不能透露。

14) 拍攝Rogue One,你有什麼收穫呢?

Donnie:學習他們如何規劃、製作一部有質量的電影。特別是電影拍攝前的準備、預算的分佈,華語電影不會投資太多在後期製作,但在荷里活電影製作上,他們十分著重後期,例如是音效、剪接、效果,他們可以花一年時間去處理後期製作,務求達至完美。

在荷里活製作上,他們講求整體性,導演往往對電影配樂有著強烈的追求,有著清楚的方向,因為電影配樂很影響一部電影的優劣,而華語電影,配樂和執導多是分開處理,兩者各有利弊。

作為一個全面的導演、演員,應該追求全面發展,而非追求單一目標──純粹演戲出色或執導出色,荷里活的電影人在這一點很值得我學習。

15) 借此機會,您有什麼話想對廣大星戰迷說?

Donnie:請支持Rogue One!

About Man Kam

居住於香港的星戰毒男,沉迷於科幻及文字世界。夢想訪問George Lucas、一眾星戰導演及演員、參觀美國天行者牧場、提早退休寫書。

Check Also

Alden Ehrenreich 分享演繹年輕 Han Solo 的歷程

最新一期 EW 中,除了釋出多張電影《Solo: A Star Wars Story》的劇照及獨家封面外,亦釋出多篇人物專訪,除了女主角 Emilia Clarke的專訪外,亦有訪問演出男主角 Han Solo 的 Alden Ehrenreich──28歲的演員,將接替 Harrison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