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king News

访问电影Rogue One演员甄子丹先生──在电影上映前分享拍摄点滴及心情

201611_donnie-1

继上年《星球大战:原力觉醒》(Star Wars:The Force Awakens)成功掀起全球星战热潮,狂收超过20亿美元票房,今年Lucasfilm即将推出《星球大战》系列首部外传电影《侠盗一号:星球大战外传》(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),全面扩展星战电影的故事版图!

为隆重其事,主角之一─饰演Chirrut Îmwe (智刃严)的甄子丹亮相于香港举行的首个亚洲区记者会(Junket),期间更与由Hong Kong Garrison of 501st Legion (帝国军第伍零壹旅香港驻军)派出的风暴兵(Stormtroopers)合照。记者会吸引近百间本港、中国内地、台湾及东南亚传媒采访。在专访中,甄子丹向传媒分享拍摄趣事及演绎Chirrut Îmwe (智刃严)的难忘经验。

201611_donnie-2

(为方便阅读,以下简称甄子丹先生为Donnie)

1) 演出Rogue One,相比起您之前演出的电影,例如《叶问》系列,有什么不同呢?

Donnie:主要分别是电影种类、角色背景,但作为一个演员,无论任何电影,主要职责就是演活角色。

2) 在接受这个角色前,你自己有什么考虑吗?

Donnie:我当时没有考虑太多,我唯一考虑是要离开家人五个月,这是否值得我离开呢?幸好我接受这个演出机会,我很荣幸、亦很满足演出了这个角色

▲由甄子丹先生饰演的Chirrut Îmwe (智刃严),深具灵性的高僧,相信世上万事万物都与原力连结。双目失明的他,却是位极为出色的斗士,虽然没有原力,却能透过严厉的身心修练方法,把自己的战斗力量大大提升!

3) 角色Chirrut Îmwe有那些地方令你印象深刻呢?

Donnie:绝对是跟Force的连系,其中一句对白「I fear nothing. All is as the Force wills it.」,我想任何演员也不会拒绝这个演出机会。

正式入剧组前几个月,我看过剧本,原设定中Chirrut Îmwe不是一个盲人,我认为盲人更能突显出这个角色,于是我便向剧组建议,增加这个角色的独特性,后来他们认为我的提议十分好,便采用了我的意见。

4) 演出盲人角色有什么挑战?

Donnie:最大挑战是我不能闭上眼睛去演出,但要演出一个盲人武者的神韵。演出期间我配戴了一副特制的隐形眼镜,蒙蔽双眼演出盲人,视线虽然受阻,但我仍能清晰看到前方、测出距离,演出伪盲人之余,要打出盲人动作是最困难地方。

5) 动作场面是您亲自设计的吗?

Donnie:拍摄期间,台前幕后会不时交流意见以达到最佳演出效果,大家肯定看过我的动作电影,遇上动作设计上的考虑、问题,自然会向我请教,我也乐于分享我的意见。所以大部分动作场面也由我主导,同时带有我强烈的风格。

6) 你演出的角色如何连系新旧星战世界?

Donnie:首先Chirrut Îmwe是一位盲人,而Force是一种无形的力量,两者都用心连系世界。

7) 拍摄期间,有什么经历可以分享吗?

Donnie:每一日也有新的体验,星战电影拍摄场景令我十分震撼,花费不菲打造了一个超巨大、超豪华的世界,1:1 X-Wing、1:1 Y-Wing、仿真度极高的物料,完全把演员带入那个世界,你不可能不投入角色,不投入星战世界。

8) 姜文早前透露了你演出的角色会死,这是真的吗?

Donnie:哈哈,我不知道,你们去问他吧。为电影保留多一点神秘感吧。

9) 武术跟星战电影如何连系?

Donnie:星战电影某程度是一部东方武侠片,一样有自己的哲理、世界,我很容易就投入其中。在我而言,武术和Force也是一个无形的意念、力量,前者追求身心极限、后者追求心灵平衡。

10) 你认为觉得电影的风格如何?

Donnie:电影的风格是沉实且带有战争风格,演员们每一日均要需化一个厚厚的妆,以营造出战争沉重的感觉,这也是导演Gareth Edwards要求的风格。

11) 加入星战这个大家庭的心情是怎样呢?

Donnie:受到更多人欢迎,特别是星战迷,哈哈。但拍电影,最重要还是质量、角色、拍摄过程是否偷快,而我在电影生涯中又迈进了一步。

12) 星战电影对你有什么意义?

Donnie:首先星战电影是我童年回忆,我的孩子们也喜欢星球大战;其次是作为一位中国演员、香港演员,能够在星战这一部科幻巨著中,担当有重要对白的角色,感觉非常有满足感。

13) 你共签了多少部星战电影呢?

Donnie:哈哈,这点我更加不能透露。

14) 拍摄Rogue One,你有什么收获呢?

Donnie:学习他们如何规划、制作一部有质量的电影。特别是电影拍摄前的准备、预算的分布,华语电影不会投资太多在后期制作,但在荷里活电影制作上,他们十分着重后期,例如是音效、剪接、效果,他们可以花一年时间去处理后期制作,务求达至完美。

在荷里活制作上,他们讲求整体性,导演往往对电影配乐有着强烈的追求,有着清楚的方向,因为电影配乐很影响一部电影的优劣,而华语电影,配乐和执导多是分开处理,两者各有利弊。

作为一个全面的导演、演员,应该追求全面发展,而非追求单一目标──纯粹演戏出色或执导出色,荷里活的电影人在这一点很值得我学习。

15) 借此机会,您有什么话想对广大星战迷说?

Donnie:请支持Rogue One!

About Man Kam

居住於香港的星戰毒男,沉迷於科幻及文字世界。夢想訪問George Lucas、一眾星戰導演及演員、參觀美國天行者牧場、提早退休寫書。

Check Also

Alden Ehrenreich 分享演绎年轻 Han Solo 的历程

最新一期EW 中,除了释出多张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