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eaking News
Home / 人物专访 / Rogue One导演 Gareth Edwards 专访──告诉你13件电影没有告诉你的事

Rogue One导演 Gareth Edwards 专访──告诉你13件电影没有告诉你的事

201701_garethedwards-rogueone

首部星战外传电影《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》Gareth Edwards接受外媒Empire访问,谈及电影拍摄感受及一些隐藏的秘密。 (备:我为导演Gareth Edwards,访问以第一身角度出发)

***以下内容含剧透,请斟酌阅读***

1) 执行Rogue One好像回到了童年

星战电影首次面世时,我只有两岁,你跟载具AT-AT,X-Wing一起成长,你以为长大后的世界,那些科技会真实的存在。当你长大后,你会发现这只是一个电影说的谎言,同时你发现真实的生活是相当沉闷。

很多人问我:「能够制作星战电影是否一件很疯狂的事?」

我会回答:「其实不是,最普通不过了。」

拍摄环境就好像我童年时看到的宣传单张一样,是非常糟糕生活。电影由制作到完成用了两年的时间,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式再次回到了正常的生活,感觉就像是在童年幻想中的世界中生活了两年。

2) Rogue One 是唯一一部Edwards想执导的电影

老实说,我不知道星战电影其后的发展计划,但即使让我再重新选择,甚至是一个能执导三部曲的机会,我也会选择执导 Rogue One。因为 Rogue One 连接了启发我进入电影业的电影──EP IV。

201611_star-wars-opening-crawl

3) 在电影初期,传统黄色字幕开头是存在的

由Gary Whitta 撰写的第一稿中,星战电影中传统黄色字幕开头是存在的,在「a long time ago in a galaxy far, far away…」中,我们把省略号加到了4个,而不是传统的3个。

在拍摄前六个月的一个会议中,我们谈到不采用传统的黄色字幕作开头,因为这部电影是外传电影,不属于三部曲内。

如果要我老实地回应,回答就是:「什么?!我想要传统的开头。」

这本来是电影开头其中一部份,是已经计划好的一部份,最后我们还是放弃这个想法,因为看起来就像是趺落了三部曲的循环内,永远不会完结,因此我们为了星战电影而放弃了这个传统。

201611_felicity-jones-gareth-edwards-rogue-one

4) 数个不同剪辑版本

我们确实有数个不同的剪辑版本,多做几个版本的原因就是情况许可我们这样做。那几个版本都是十分捧的版本,我只有一次机会执导星战电影,我希望自己不要制作出一部劣质的星战电影。

有一些被剪走的场景是我个人要想的,但电影应有版本与我想要的版本有一点分歧,我们被赋予唯一的制作权,于是我们拿着的制作权作为借口,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。

201701_Gold Leade

5) EP IV的存档镜头

在早期参观Skywalker Ranch行程中,他们告诉我有一些未被使用的电影 EP IV存档镜头,而且未被仔细鉴赏过。

我大吃一惊,并要求他们让我一一细阅,于是他们拿出所有有关 X-Wing 战斗机机师的存档镜头给我看,由于年代久远,那些镜头需要经过大量后期制作才能使用。

我真的很想有Gold Leader等人出现在我的电影里,即使只是过场的一幕。而且我是以星战粉丝身分去做这件事,我还在想有多少人会注意到。但在首映时,Gold Leader出场是其中一幕得到最多人欢呼,我确实感到飘飘然。

201701_Blue_milk

6) 很高兴在电影中加入了蓝色牛奶

我真的很喜爱「蓝色牛奶」(EP IV中出现),当我30岁生日的时候,我去了Tunisia(北部非洲的国家)渡过生日,就在Luke的房子(前星战拍摄场地,现在是旅游景点),我点了一杯蓝色的牛奶。

我们事前没有准备加入这个,只是当拍摄时,刚好有一个玻璃杯在厨房,大家就提议:「不如弄一些蓝色染料来,我们可以做蓝色牛奶。」

原来的计划,「蓝色牛奶」的位置只是如经典三部曲一样,以过场的形式出现,而不是在画面的正中间。但我认为很难把它收藏起来,必须以一个十分致敬的形式出现。

201701_gareth-edwards

7) 导演客串了一角

我在电影中演出一角,在电影尾段,我不知是否应该说出来…(客串詳情

8) 想展现出 Darth Vader 不同的一面

我十分嫉妒 EP V 中Darth Vader,只是他的背面已经相当酷了,我想在我的电影也找到类似的东西。这个想法是在影像艺术家Chris Cunningham的音乐视频中启发出来,Vader是一个严重烧伤的人,当他不穿着他的服装时,他一定会不感到不舒服。我喜欢这个展现出他脆弱的想法,Vader是一个大奸角,所以我试试展现出他的人性,令观众对他产生同情。

你看到那些疤痕,你会意识到他是一个截肢者,观众会被提醒他之前做过什么,这点会把你撕裂。在各方面来说,Darth Vader(Anakin Skywalker)也是一个多方面的角色。

201701_peter-jackson-doctor-who

9) Peter Jackson 见证 Darth Vader 一幕的拍摄

当时我们身处Pinewood Studios(著名制片厂),而Peter Jackson(电影《魔戒电影三部曲》导演)也在同一个城市,我们就想是否应该叫他一起来,于是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他:「Peter,我们正要拍摄Darth Vader 的戏份,你要来吗?」

他的回覆大约就是:「我半小时就到了!」时间一到他就出现了,当时正好是拍摄 Vader 在黑暗中出现并打开光剑。

将来无论我的职业生涯要做什么,执导这一幕也是我莫大的荣誉。

rogue-one-cast-photo-d23-1024x682

10) Gareth Edwards 不相信在一部迪士尼电影中,要把所有角色杀死

在迪士尼电影传统中,应该不会处死每一个角色…

在最初的版本中,主角们在剧本里并没有战死沙场,因为我们自己先假设,我们不能这么做,而电影公司也不会让我们这么做。所以我们试着朝这个方向前进,并且不让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。但接着每个人看过剧本后,似乎都觉得『他们必须要死吧? 』,接着大家又觉得『我们能这么做吗? 』。虽然我们不认为会被允许这样做,但凯萨琳甘迺迪(Katheleen Kennedy)及每一个迪士尼的人看过后,他们都认为行得通。而我推测这些角色必须要被赐死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出现在《星际大战:曙光乍现》(Star Wars: A New Hope)中,于是在那之后我们就获得了许可,但我还是一直在等着有人来问说,『可以再多拍一幕让观众看到其实琴和卡西恩还活着的画面吗?或许他们在别的星球上之类的? 』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发生,也没有人来提醒什么的,所以我们就这么做了。

11) 预告片中出现的TIE fighter 没有出现在电影里?

在拍摄过程中,我们根据实际情况去提炼每一个镜头,有很多零碎的画面在拍摄,有一些镜头最终没有使用。而事实是是市场部门的同事十分喜欢那个画面,并表示要放进预告片中。

「嗯,那个不在电影内的。」我告诉他们,可是他们不介意,更表示那正是市场部需要的,

还有很多零碎的小东西,最终没有跟电影一起面世,我知道它们不在电影里,可是它们的精神在电影里。

201701_Grand Moff Tarkin

12) Grand Moff Tarki的演员Guy Henry模仿Peter Cushing演出的福尔摩斯

有一天,选角导演 Jina Jay给我一个片段,我记得我当时与一位监制一起。片段中的人是Guy Henry,他整个人的感觉很像Peter Cushing。

Guy Henry从英国电视上开始他的演艺生涯,他演出年轻的Sherlock Holmes,为了演出这个角色,他观看了所有Peter Cushing演出Sherlock Holmes的电视剧(1968年电视剧),他试图吸收他的性格并成为著名的模仿者,为此他整理了Peter 大约10年的资料。

片段播放后,我和监制互望,我们有共同的答案:我们找到他了。然后我们在一间餐馆会面,我跟Peter 说:「你要演出一部电影,是一部非常大的制作,它名为《星球大战》。但观众不会看到你的脸,实际上,你看起来完全是另一个人,你也不能透露给任何人。」

201701_Carrie Fisher

13) 电影 Rogue One 的对白跟 EP IV 关连

「希望。」由Leia说出最后的对白,这是一个 3D技术合成的画面。

About Man Kam

居住於香港的星戰毒男,沉迷於科幻及文字世界。夢想訪問George Lucas、一眾星戰導演及演員、參觀美國天行者牧場、提早退休寫書。

Check Also

J.J. Abrams 称电影《EP IX》不会修复电影《EP VIII》留下的问题

即将在今年12月上映的电影《E …